相关文章

江苏无锡检验检疫局木质包装检疫工作纪实

当“钻蛀者”遇到“专注”者

——江苏无锡检验检疫局木质包装检疫工作纪实

    它们是最不起眼的林木破坏大王,几个入侵者就可能危害整片森林;它们也是令人头疼的潜伏高手,可能躲于木质包装内部,可能藏于集装箱的缝隙里,也可能匿于你意想不到的地方。但当这些狡猾的钻蛀性害虫遇到专注的检疫人员时,它们只能束手就擒。

    近3年来,江苏无锡检验检疫局全面强化木质包装检疫查验工作,在每年进境木质包装只有万余批且来源地相对固定的情况上,取得了全国口岸首次截获有害生物6种、无锡口岸首次截获检疫性有害生物20余种和检疫性有害生物400余种次的优异成绩,用“专注”阻止一切“钻蛀者”入侵,全力保护了国门生物安全。

    “查”

    现场查验是疫情截获的重要关口,稍有疏忽,钻蛀害虫就会乘虚而入。任刮风下雨、深夜黎明、严寒酷暑,总有专注的检疫人员携带手电筒和木质包装查验箱等工具镇守在国门。不在乎有多少次专注毫无所获,只在乎这一次专注不能遗漏。

    检疫人员曾从比利时进境集装箱的货物缠绕膜里发现活体的全国首次截获有害生物——杨侧沟天牛;全国首次截获的检疫性有害生物——台湾长小蠹竟潜伏在木箱内部的木条中;在对一批新加坡的进境集装箱和木质包装进行检疫查验时,测得甲醛超标30余倍,正准备对该集装箱实施开箱散毒时,细心的检疫人员发现集装箱角落里有蠹虫爬行,当即要求先做熏蒸处理,后经鉴定,这批活虫中包含似杯长小蠹和伴随材小蠹两种检疫性有害生物,一旦散毒过程中活虫爬出,后果不堪设想。

    “劈”

    木质包装查验是眼力活,也是体力活。撬棒、电锯、斧头、柴刀、美工刀,检疫人员摇身一变成为专业木匠。质检总局加强卫生疫情处理力度后,进境集装箱内卫生状况大幅好转,但对木质包装携带疫情的影响相当小,“聪明”的“钻蛀”者更多藏匿于木质包装中。

    近3年来无锡局截获的钻蛀性疫情超过九成来源于木质包装,截获这类疫情的方法只能是:多取样,多劈。力求最大可能不放过疫情,检疫人员将发现的所有带虫孔的木质包装进行取样,锯断,然后在堆积如山的木块中“淘金”,检疫人员常常戏称为“考验人品”,通常情况下,十批带虫孔的木样只能劈出三四批虫子。长蠹、长小蠹等虫体易碎,很多时候要用美工刀小心刮掉木头以剥离虫体,小蠹虫体太小不易发现,常常要将木头劈成牙签粗细以缉拿“凶手”,即便这样,发现虫体但能劈出完整的具备鉴定功能的几率不足一半。

    “鉴”

    实验室是疫情截获的重要支撑,截获的疫情是什么需要实验室的精确鉴定,新种或重要有害生物的发现也是对检疫人员工作的肯定和鼓励。从2013年开始,无锡局大力加强植物检疫实验室建设,配置专职人员,在提升鉴定准确性的同时极大加快了鉴定速度。

    “每一只虫子都是检疫人员的心血,不能有一只浪费。”这是实验室的宗旨。不管昆虫多少,都需要一只一只分类鉴定;不管虫体大小,都需要细心和耐心。有时送来的虫体断裂了,鉴定人员小心粘上,继续鉴定;遇到疑难杂症,鉴定人员及时通过远程鉴定系统向专家咨询,若再不能确定,他们会专程将虫样送至江苏局植检实验室进行专家会诊。检疫人员专注地与一只只虫子“较劲”,听起来枯燥无味,但当材小蠹属difficitia种、刺小蠹属fortis种、吉丁虫Chrysobothris rugosa L和波纹材小蠹等多种有害生物鉴定结果出来时,一切都变得意义非凡。

    “控”

    口岸检疫工作的最终落脚点是有效防控,对所发现的疫情及时进行处理只是微观防控,我们还需要做好宏观防控。火眼金睛难免有漏网之鱼,疫情截获只是一种手段,从根本上降低疫情携带风险才能最有效保障国门生物安全,这正是无锡局一直专注的。

    医学上的“三级防控”在木质包装检疫上可以活用为:准确发现,妥善处置,有效防控。某企业台湾进境木质包装中多次发现死体钻蛀害虫,虽然死虫不具备危险性,但它表明该类木质包装具备较大的携带活体钻蛀害虫的风险,须企业引起注意。某企业土耳其进境木质包装中连续携带活体天牛幼虫,在对木质包装进行严格处理后,检疫人员要求该企业将情况及时向国外发货方交涉,敦促其对木质包装进行改善,以降低疫情携带风险。通过检验检疫人员的努力,口岸疫情携带风险大大降低。当“钻蛀者”遇到“专注”者必将无处可逃。《中国国门时报》